序章 血染凤鸣

  某历999年,夏至。

  三伏暑天,皎阳似火。

  凤鸣城外。

  十里红毯,百乐奏鸣,千卫护道,万里飘花。

  凤鸣城城楼,下起红河畔,高达云峰顶。楼顶用玉石筑一尊凤凰,双翅遮天,目漏凶煞,喙锋似刃,名曰玉凤。传言每有惊天之变,便发哀嚎之凤鸣。

  此时,玉凤双翅左右各站一人。 

  一个头冠两根凤羽,面遮白纱,身着蝉衫,腰系麟带,双臂拢剑,面似冰霜,盯着城外的队伍。

  一个头戴狗尾斗笠,身批蓑衣,脚踏芒鞋,席地而坐,慢慢将脑袋从酒罐拔了出来,醉醺醺的站了起来,吐了一口酒,道:

  “王侯将相,真是笑话,一群没种的窝囊废!”

  “纵可换取一世荣华,这单子也接不得。”

  “还用你讲。西沙国三千铁骑护行,个个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,毫无破绽。还有,你瞪大眼睛好好瞅瞅,队伍后面的马车里还挂着天音寺的图饰,不出意外那里面正有个天音寺的秃子在他娘的打坐。”

  “哎,咱们走吧,脑袋要紧”,另一个男子转过头来望向蓑衣少年。

  “慢着!今儿个酒吃起来够过瘾,老子心情好,想试试。”说罢,蓑衣少年从身旁拿起一把大刀跳了下去,身后刮起一阵飓风。

  漫山云雾,随风吹散,只遮半山。

  “起——”